gia殿下--No more nice girls
gia殿下的内心世界“我们是处于历史中间的孩子们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和精神危机,我们最大的战争就是灵魂之战,我们最大的精神危机就是我们的生活...


-
Time:1970-01-01

记得女杀女去越南演出的时候,一个留大棍儿头的黑人混血毛子问我是不是叫“嘉”,然后我很纳闷,为什么大家都对Gia的发音这么有想象力呢?

春节大年三十我给朋友群发短信了,最后一句是:不是嘉,不念噶,不读该,我是吉雅。哎~~~

博客还是要写,我又回来了,2001年的有一天晚上我在爱人的陪伴下写下了I'm mine的歌词,而且还是他帮我记下来的,一字一句地帮我翻译了。尽管歌词很冷酷,尽管事不挂己,谁最爱自己,自己最爱谁呢?爱情一直就很操蛋,一直就是,其实不长大挺好,不长大就可以只顾自己不顾别人,就没那么多痛苦,或者这叫自私?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写歌词了,或者说写了一堆都没翻译,因为我现在没有一个可以帮我翻译歌词的男朋友。我这北京式英语肯定就这么下去了,应该是不会有太大的长进了,很多听众还是只对HOTB的前两张唱片熟悉,其实后面的歌词语法和发音上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由于我不崇洋媚外的思想,我还是没有练好英语本身,懒得说,只是用在唱歌。去年12月应一位澳大利亚音乐制作人的邀请给电影《我知女人心》唱了首插曲,还算是自己满意的一个作品。

我也想象春树那样感受生活燃烧青春,但是又没胆,玩什么专一,有意义吗?!操!我开始憎恨社会了!

春天快来了,鼓励下自己吧,多写点歌词,再多写点好歌。生活不就是这样吗,昨天去看了场实验演出,有盛洁和小圈的组合,有一个来自上海的组合叫没有腿的马,还有一个外国人吹sax的不知道叫什么。整场演出不错,上海的组合音乐和展现上相对其他两个弱了一些,但是态度很认真,鼓手没有带镲片导致现场声音效果很糟。这种打实验路线的,镲片的声音很重要,温和或激烈地包裹整个声音的部分,因为只有两个乐器吹奏管乐器和鼓,那么镲的声音其实比其他部分更来得重要。所以这段我看的不是太来劲,盛洁和小圈的表演很精彩,录像是头天晚上录的,音乐也是最近做的。盛洁对现场气氛的把握很有一套,她对灯光也很讲究,她只是有点贪玩,其实是一个很NB的艺术家。他们的演出让我很享受,真正听到好东西了,就跟吃到好东西一样。最后一个吹sax的老外也很厉害,让我小惊了一下,尽管我一直在发短信鼓捣手机其实在发微薄。好的东西很少,演出来的人不多,需要那么多观众吗?

这种艺术不卖钱,摇滚乐也不太卖钱,但我们还得这么活着对吗?直到死去。你笑着说我不会老了还站在舞台上,那你真不太了解我,我也不会让您陪我到老的。

活着有什么意思?当丧气的时候我经常想这个问题,我始终没有放弃文字表达,这一生还得去追求,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沉浸在乱七八糟的感情琐碎中,但是还是控制不住。

九月去办旅行婚礼了,一直联系不上她,这个着急,昆尼晴和男朋友也跟着一起去了,东南亚之旅。

不幸可能都是自己造成的,个性的杯具即命运的杯具,这个话早就总结出来了!

多写歌,多唱歌,情绪多发泄就好了!

或者画画吧!另外最近去了趟厦门,贴几个照片

 


  Posted at  1970-01-01 07:00:00  Edit | Trackback(-)

Comments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