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殿下--No more nice girls
gia殿下的内心世界“我们是处于历史中间的孩子们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和精神危机,我们最大的战争就是灵魂之战,我们最大的精神危机就是我们的生活...


这两天
Time:2006-05-06

3号在D-22看了一场精彩的演出,有个叫“1 0”的组合很NB,由一个操作笔记本的日本男孩和一个用各种玩具小乐器加形体表演的韩国女孩组成,据说这两人是一对儿!

晚上吃饭的时候看起来看很普通的两个人到舞台上就变了个样子,他们两都穿着红色的衣服,舞台上被布置了,也有星星点点的红色。左边男孩坐着在操作笔记本,中间地上散落着一些儿童乐器小键盘,小手风琴,小麦克风等等..,右边筒鼓和军鼓还有麦克风的后边作着那女孩,有趣的是麦克风架子上支了一把特日本的小猫红伞。舞台布置的有趣有整体感,演出在两个人循序渐进的配合里开始了,我的眼睛一直被那女孩吸引,她歪带着一个鸭舌帽打扮起来太象叶子了。

突然感觉用语言很难形容他们的演出,最好是看现场。那女孩不断地换着手里的小乐器搞不同的声音效果,有时候用嘴做出一些人声,主要是她的形体感特别好,演出除了音乐本身还有表演成分!有时候她抽搐有时候她凝固跟随男孩放的声音的情绪节奏变化而变化。中间我觉得最想不到的是,她突然吹起了几个细管子连着的气球,开始我不知道她要干吗?后来她把这些气球对着麦克风放气,有意思!这样比较节省人力,总之演出真的很有趣!我可能还是看的太少了,第一次见到有这么玩的。

他们演出接受后我跟他们两聊了一会,留个联系方式,内女孩说她玩音乐十年了,真成!接下来他们还要去中国其他地方巡演,jane的朋友买了一张他们的CD。


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在门口跟颜峻他们聊天,有个超瘦带眼镜的台湾男人手里拿着一卷带子。深兰色的双面绸带有10厘米宽,一面间隔一小段距离绣着字,上面是中文下面是拼音。他好象邀请老SHEN跟他一起玩,我听大概的意思是两个或几个人转这个带子并有节奏有序地念那些字。后来听内哥们说整个念起来的时候会形成一个声场,听着就有意思。前天据说他们在D-22玩了。

另外演出的乐队名字叫DODOD好象是,杭州的,也挺不错的。一吉他一鼓,内鼓手打得真不错是目前我见过中国鼓手里我最喜欢的,技术和力度就不说了,感觉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等待被开发的。之前听主唱说他打的东西是特柔特花的那种,估计某天喜欢的音乐变了就突然变了吧!总之就是感觉特别牛逼。吉他手玩噪音的,之前就看了一次他的即兴,觉得挺不错的,不过他用那音色我不是很喜欢,失真太多,声音不是很特别,语言说不上来!他中间用一个硬盘一直在身上撮发出一些音效,挺有意思,演出后跟内哥们交流了一带,学习了点东西。内哥们说自己在杭州有一个唱片场牌,我跟他说我从来还不知道中国南方有人在玩这些东西挺NB的。

颜峻的工作确实重要,促进了音乐发展和文化交流!!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昨天的演出还成,酒吧第一天正式演出人不是很多,小天姑娘又带着新发展的HOTB热粉到了,说今天还来愚公移山,中国能再多点这样的大学生么?!

我妹带安大树和WYG来了,WYG的怪癖好被我流传给HOTB其他成员了,哈哈哈哈.......WYG后来跟陈老师聊上了关于铁夹子的问题,演出后WYG说:第一次看,真NB,我要给沈静送一块扁。

WYG看CSC演出的时候跟我说,那鼓手挺漂亮的,像我以前的女朋友,我说你大声吼一嗓子啊!内姑娘叫中秋。


演出前文子从杭州打来电话说,他一妹妹要带一帮毛子来看演出,文子的妹妹实在是不少啊。演出完了以后去了文子内妹妹带的那几个毛子的家开After party,其中两人之前就是HOTB的粉丝了。喝到3点多,安大树困得不成就,就撤了!内帮毛子都是英国来的,家里没音箱,放的音乐我都不爱听,特屎特流行,还一直问我为什么对他们英国现在的摇滚乐评价这么低?多新鲜啊,新的没几个能听的。


  Posted at  2006-05-06 12:50:09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