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殿下--No more nice girls
gia殿下的内心世界“我们是处于历史中间的孩子们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和精神危机,我们最大的战争就是灵魂之战,我们最大的精神危机就是我们的生活...


比屎还屎--记首届摇滚啤酒节参演恶劣感受
Time:2006-10-04

关于三号演出的文章重写一下,之前太累了懒得写了!

像三号那样的调音师要是放在五年前在演出时候就会骂他,但是当时没有,演出时候的心情是想让来的不容易的观众安静地把演出看完。但是这次以后再遇到类似的我肯定是豪不留情的。

先说说办音乐节的目的,目的应该是让观众欣赏到最高水平的演出觉得买票花钱看的值得,然后是让乐队演得尽兴,如果乐手都演得很郁闷的话那观众更不可能HIGH起来,这他吗的是最基本的第一点!!

第二点,调音师的作用就是让乐队演出的声音达到最好,他应该在整个音乐节之前就听每个乐队的音乐,熟悉每个乐队的风格和需要。然后在演出前调音的时候和乐队沟通好,这才是牛逼的调音师,而在中国的大型演出里我没见过一个这样的,我就想说一句,这些傻逼活着干吗?能吃这碗饭就吃不能吃就他吗的别吃!

第三点,我强烈的发现这类的音乐节只适合演传统的摇滚乐,以后尽量不参加,要是参加也就是全演老歌。可是这样演出也无非变成了一场骗钱的游戏,现在大多数老乐队都走这个路线,看了张木马的新照片我很震惊,我在想当年的天才怎么沦落成这样了?是要当明星还是要做音乐?其实选择哪个都没错,但是对于我会选择后者,所以HOTB没有别的搞秀的乐队受欢迎那很正常。我觉得在演出前很多人在喊HOTB在叫着我的名字,我已经很开心了,中国那么多的乐队演出的还有那么多乐队,其他人也应该得到欢迎和喝彩。尽管大部分乐队的音乐我都不喜欢但是大家都在为自己的音乐理想努力。

有一件小事有点差意思,我们在那休息室是四个乐队共用的但是放的椅子却不多,我们进去的时候除了HOTB乐队的人还有驴火影业的三大姑娘和子建还有守望,我总是提醒大家要留一些椅子出来。我们调音以后拎着大包小包进来,看见颠覆M的7,8个大老爷们带着他们的女朋友把所有的椅子都占了,我们进来立了一分钟没有一个人让座位出来。我们乐队内两姑娘都是好脾气,我就对着颠覆M他们说:“你们这么多人能让几把椅子出来么?” 他们这才让了几个椅子出来,我只能说还算不错。这年头没有什么是应该的,但是礼貌谦让只靠个人自觉了,哎...

最后再说说演出时候的感受,第一个歌上来吉他声音巨小我自己在台上就听不见,过去开箱子调了一下之后好点了!从头到尾我就听不见BASS的声音,一直是听着鼓的节奏才没有跑拍,最后最让人发指的一点是我现在效果器接双输出有一个口串一个我自己带的MIC做效果,后来的歌丫傻逼调音的竟然给我闭了,本来要做“上海”前的喇叭效果来的。我都知道丫内猪脑子里怎么想的,他想无非是简单的延迟或是混响效果我都给你开在主MIC里就完了么!搞得一歌结束以后我说了一个谢谢,然后就是谢谢!谢谢~~~我想起赵本山卖拐的小品来了,靠!再难听的话我也懒得说了!

演出结束手,守望把手放在脸上做了一个3的姿势,说下头没BASS声音,而前三首人声跟童声似的就三岁小姑娘那声音,太牛B了!从来没听过我那么唱歌!真裂!我心里想参加这种演出就着做好被毁的心理准备~~

三号的乐事

一,驴火影业集团正式成立,上午懂事长兼导演,摄像,司机数职的孔小天女士就早早地候在现场了。小晴是摄影,文秘,外事;梦梦是前台兼主持人舞蹈演员,守望是公司主推的作家,比较著名的作品是《区戏》,《疯子日记》,《干土》。以上人物到齐以后我们就拍了特别闹的片头:驴火影业就要你最红。

二,闹完以后,我们就开始拿HOTB的小乐器那玩,因为已经知道大噪音那歌演不了了,守望敲大鼓,我唱,梦梦跳大神。后来走着走着就开始跳上秧歌了,守望特坏鼓点越来越快,最后大家都乐死过去了!

其实还有好多特别乐的事情,但是现在想不起来了

最乐的是守望早已经不自觉地承认我是噪音女皇了,这个称号,丫自己叨唠无数次了!还得得意于跟K老大的演出,所以在12号大家都来D-22看K老大的演出,届时之前我们就不排练了到那就胡来了,我就一个小MIC走天下了!

本来还想继续写,守望叫我去看北欧音乐节,走了!回头再写!

六号去春树家的顶楼露台开赏月大派对喽~~~


  Posted at  2006-10-04 00:11:37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王悦姐,我昨天去雕塑看你们了,中午你们刚来赶场的时候,在雕塑外面我和我好朋友还碰到你们了,向你们要了签名,不知道你还记不记我,我就是后来过去的那个女孩。我特喜欢你们,你们是我的榜样~我现在心情挺不好的,昨天本来很兴奋,心里还特high的就到家了,一进门我妈就开始骂我还动起手来了,我就还手了,接着我妈就让我滚,给我爸打电话让我收拾东西从此跟我爸了。我爸说要禁止我所有东西,还要把我衣服都撕了!还让我等着说看他怎么治我!现在我在这觉得特恶心,我爸和我小妈也有孩子了,我觉得自己特多余,跟房客似的!还让我跟保姆住一块!心里特不舒服,学也学不下去了,我只想成为跟你一样帮的歌手。。。。你觉得我要怎么办?
 回复 比比 说:
学还是要好好上的,如果你和音乐有缘分的话自然会有一条路在你面前闪出来。这大国庆节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劝你,对于父母和家庭你没法选择,但是我觉得父母还是会关爱自己的孩子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你也只能任命。选择清楚自己要做的事情然后去努力
(2006-10-04 18:21:02)
Posted by 比比 ()  at   2006-10-04 14:20:51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