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a殿下--No more nice girls
gia殿下的内心世界“我们是处于历史中间的孩子们没有目的也没有方向,我们没有经历过战争和精神危机,我们最大的战争就是灵魂之战,我们最大的精神危机就是我们的生活...


野草
Time:2007-01-15

刚才边吃饭边看电视,中国人唱外国歌曲这个节目现在怎么那么可怕了?我记得以前水平还可以啊?今年据说是07年的第一天在海南一个饭店稀疏的观众,一帮贼土贼土的主穿的都跟椰子树似的,跟那大唱贼土贼土的歌。刚才有一戴眼镜的瓷唱了一印度歌曲,现在又上了一大胖“花椰子”戴着一白色的牛仔帽,上来先叫了几声特黑泡泡式的“呵!呵!呵!呵!”然后开始说我开始以为是陕西话呢仔细一看是英语,再仔细一看是戴军,我靠!DI GO DI GO DIDI GO且我上初中哪会这主就自称中国第一说唱舞曲组合,什么的!还混着呢!服了!

看不下去了,这帮人为什么都这么打扮啊?穿衬衫前头解两个口子戴铁项链露小胸脯的风何时能过去?出国吧!走了就不再受刺激了!

这两天一直和瑞士女孩一起,她说她觉得中国的摇滚环境很奇怪,大家都不团结互相讨厌,朋克之间也不团结也不是总在一起的一群,她说在欧洲至少在他们国家是各种风格在一起,朋克,金属,另类等等团结在一起共同反抗和抵制流行!我想想8年前我是抵制流行的,现在我还抵制流行!不过我觉得就算我不那么爱听摇滚乐了也不至于喊着打倒摇滚乐这样幼稚的口号。

昨天又排练了一次长达3个小时,效率挺高,王旭梁整了件新毛衣还挺精神,曹也穿了件毛衣,两鸡心领~~好么!!沈静还是穿那见满身是口红的裙子,这裙子确实很漂亮,一问500买的!她还是这么舍得花啊~~~我们排了2个小时,然后和石璐排了一下sad and low。石璐还没离开乐队谣言又四起,说石璐是跟我吵了一架才退出乐队的。我就奇怪这些人有事干没事干?我觉得这些传闲话无中生有的人太傻逼了,他妈常年就是有这种人存在,要不不热闹。起码遍瞎话也得有一个“底”吧? 为什么事情吵架?谁看见了?原因是什么?如果只是吵架就能离开乐队放弃音乐的话,这样的人和音乐本身有关系么?可笑!!

小天,小晴都到了,霸王轩开了新买的MINI哭吧,还有TR

排练完大家去吃饭,丁是丁卯是卯,没以前好吃了

要了两条鱼,开了两锅

不好吃,以后再不去了

饭后大家都散了,霸王轩和我把石璐送回去了,她现在住在和平里那边,算是暂时挣脱了家庭的牢笼啊!

好事一件,嚎叫唱片准备发行刺猬乐队的第一张唱片了!在这里祝贺他们!

前天帮瑞士女孩红瑞龙工作了一天,05年她在北京的地铁里拍了HOTB,她很喜欢北京的老地铁。前天我们又去拍了,我们分别在两个车厢里,透过车厢之间的双层玻璃,我趴在其中的一边做这各种表情。工作完我们去雕刻时光喝熏衣草奶茶,聊了很多,说了这一年多来我们各自生活发生的事情,她给我看了一些她在瑞典拍的照片,相当的不错很有想法。我在想中国艺术品卖疯了,可是国外有些好的摄影师也得不到重视。我很希望她来中国我特别想和她住在一起做艺术,她说她希望可以夏天的时候来北京长住。

之前红瑞龙一直在上海,她有个上海男朋友,这次他们两一起来北京,我安排他们在我家附近的一个hotel住下了!她男朋友倒不是比较讨厌的那种上海男人,是个画画的染个红头发喜欢摇滚乐人特别的单纯。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在我家附近的韩料“东家”吃饭,他们两不停的抽烟一会就抽了一包中南海,好么!饭毕以后安排他们去13俱乐部和D22看演出了。

今天红瑞龙走了去印度了

霸王轩今儿奔东北练车去了,据说在冰面上摆桩筒训练,呵呵!我牵的线准备发展小天做他今年比赛的领航员,不知道能成不能?阴谋会和驴火合体,霸王轩说担心别人说三到四,因为两个人比赛的时候要在车里呆很长时间什么的还要总是在一起,靠!管别人说什么呢?我最近买了好多鲁迅的书,是真鲁迅啊!别一听游泳就想到胳膊大腿的就想到床上去了,联想用多了,脑子就歪了!精神就坏了!

唉呦!我看书去了

我传了一个2006/7/27的现场到新浪MIDI挂在盒子上的页面上了

http://midi.sina.com.cn/u/1248480805


  Posted at  2007-01-15 13:12:37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每次看王悦姐(能这样称呼吗?不能下次就不这样叫了)的文章不好的心情都会变好.

真的很享受!!!
Posted by 军军 ()  at   2007-01-15 18:58:19
Updated